7.24.2006

我看著自己如何對待另一個自己









無法任憑時間和回憶就這麼流逝

對於這些

我一直在想著要如何報復這個現象

看來有跟自己喝一杯咖啡的必要

而且那杯咖啡還不能太糟

把它寫成歌唱出來

似乎是把傷害降到最低的辦法


我看著我的吉他一個小時

想著我跟它的回憶,還有一起發生的事

然後我拿起它,彈奏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樂句

每件人事物,有所謂的關鍵句子

都能變成往後能依賴的溝通模式

而讓那些流逝,就這麼流逝

像是一種慣性的慢性自殺

演變成一種對自己的內疚和虧欠

這筆龐大的債,早已還不完

那快破產的信用,還倔強的在那撐著

我聽到自己心裡沒有聲音的哭泣

拿著吉他

在那哼哼唱唱著











.

3 Comments:

Blogger 欲走還留 said...

已經過去的不甘心,也許早失去償還的機會。放不下是另一種不甘願,不願與發生過的那些徹底斷絕。可以的話,多看看眼下的一切吧!(不過回應三年前的文句可不是什麼好示範)

9:50 AM  
Blogger 都。乱了。。。抱抱 said...

有时候觉得回忆过去是在浪费现在的时间和快乐,难道有天回忆里只是在回忆过去过去里也只是在回忆更久远的过去。所以我几乎不回忆太多无论是哪种情绪下的记忆。其实怕自己绕不过回忆中的伤痛然后走不出去。似乎大笑和冷酷是说明自己很好的最佳表情,可是我很想告诉所有人别相信你眼中看到的我,懦弱的我需要个拥抱。
从前,我总去观察周围的人,然后以好坏分出队伍。后来观察的多了,觉得性格类似的人应该划分成队,于是队伍越来越多。现在,我觉得人很微妙,每个人都是一个特点,而且事物往往不像自己看到的那么单纯。我已经无法分类了,只能学着看懂自己。

8:52 AM  
Blogger 海夢魚 said...

也許沒有還的完還是還不完 就讓我們重新出發 一樣能重新快樂

12:34 P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