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8.2015

喜時之言,多失信 怒時之言,多失體






當我費盡心思說明完一件明知道對方不一定理解,但又期待對方能理解事情時,而對方總結,斬釘截鐵的說出:我知道了。(我明白了),在希望全然相信這個回答的狀態下,我總是有一種在鋼索上前行的感覺,因為,如果對話建立在不信任對方的前提之下,這樣的對談,會讓我有罪惡感,但是對方接下來回答的對話,對於討論的這件事的理解不是完全理解時,我就會像是在鋼索上失足一樣,頓時墜入空曠的谷底,既摸不到邊,也無從掙扎。


我知道了(我明白了),這四個字,就某種程度上而言,其實是種承諾,就像是說出:我會一輩子讓你幸福一樣。單薄,但是勇敢。勇敢到讓這樣的一句話充滿能量,而相信這樣的能量能撐起彼此的一輩子。但全力以赴的浪漫,是否能夠在墜入谷底時,忍受著粉身碎骨的疼痛,但臉上卻依然笑著。



幸福,是因人而異的。



關於承諾,是一種自願的枷鎖,鎖在對方願意相信的範圍內,鎖在價值觀差異磨合中,聽到我知道了,這四個字,並無法撐起我的一輩子,但如果接下來的對談能夠被切入理解的範圍內,就能夠通過困惑,無力,自省的峽谷,走過承諾的鋼索,前往彼此靠近的那一端,畢竟,墜入谷底,是一種消磨,不希望花了彼此的生命,然後只是誤會一場,我以為你知道,然後你也說我知道,結果彼此都不知道。
因此,保持全然相信,和全然不信之間是老天給的課題,或許不用這麼極端,

但不洗,不痛快。
















.

5.13.2015

Promise In Love







是否,愛情就像引擎一樣......



選擇太稀的機油,可以減少引擎阻力,能夠讓引擎的轉速迅速的
爬升,享受動力反應所帶來的輕快感,但同時,這樣的機油衰退得
很快,激烈操駕時,不小心,還會傷到曲軸和連桿,這種情況,不管再
痛,都必須要分解引擎,才能更換內部的零件,有時,還叫不到必須
要更換的材料 。

選擇過濃的機油, 的確能夠保護引擎, 但濃的機油會讓引擎內部
的運轉產生過多的阻力,讓活塞的運作變得遲滯,這樣的現象,會
增加很多不必要的油耗,並且,減損了很多引擎原本應該有的馬力,
超車時,有時會因為動力不夠,反而容易增加事故的風險 。



是否,愛情就像引擎一樣......



保守的低轉速開久了之後,噴油嘴勢必會積碳,在汽缸上方的油氣
混合處,會堆積一層厚重的油泥,讓汽缸內的爆炸不完全,油耗飆升,
引擎反應重托,而失去了這個引擎原本帶來的無負擔和浪漫,和開在
 海岸線上伴隨著Jose James的Promise in love和日落前的美好時光。

清除油泥,有幾種辦法,第一,使用藥劑,從油管接入藥劑,取代汽油,讓
引擎發動,這時,唯一能做的就是看著引擎痛苦的抖動,排氣管排著
陳年濃厚的黑煙,直到油泥清除為止,這種方式,需要耐心的等待這個
過程,但同時也必須要小心,因為坊間充斥著很多偏方,弄不好,還是有
 分解引擎的必要。

第二,維持高轉速的衝一趟山路或賽道,讓活塞快速的運轉,讓汽缸內
激烈的爆炸,讓點火高溫的燃燒,帶走讓引擎室內產生不順暢的油泥。
但其實這種方式,很極端,首先,你必須考量這顆引擎是否還有激烈
操駕的條件,波絲是否緊密,活塞環是否有間隙,舵輪皮帶是否龜裂,
這些判斷,如果賭錯了,都有可能炸引擎。而且,平時保持低轉速習慣
的駕駛,衝山路或賽道時,一定會遇到避震器和煞車不夠用的窘境,
此時的激烈操駕,依然會有發生事故的風險 。




是否,愛情就像引擎一樣......



選擇使用正確的機油,適時的拉轉,定期保養,保持良好的駕駛習慣,
是否才是長久之計 。







是否,愛情就像引擎一樣..... 。






























                                                                           









 以上。

12.22.2014

抓地力有限








冬天裡的熱水澡


就像毒藥一樣


洗得越熱 越舒服


事後


皮膚擦的越乾 越癢


所以


克服冬天裡的冷水澡


是人生的課題之一

























以上














.




6.05.2013

在全力剎車追近對方的那一瞬間 世界是安靜的
















 有時候會有這個瞬間不管怎麼樣都要記得的想法出現


 往往

 隨著時間

 都會不記得


 那些記得的


好像都是那些不經意的平凡畫面


 那些平凡


 似乎更美好































 .

7.21.2012

物極必反










你的心其實就跟這個世界的大小一模一樣



有時大



有時小



這個大小會隨著


環境改變


生活節奏


食物


速度


高度





而有所改變

我認為


那些大小



是調配好的




當它們在你體內缺少的時候

你就會有去追求的本能(壓抑那些本能是會生病的)



因此



並不需要特別去在意世界是否大或小




你只需注意世界變大的時候







不要太孤單








世界變小的時候







不要太計較




























.

5.01.2012

一切都從回頭開始











每次走到一個程度時

我都會習慣回頭看看自己到底走了多遠




回頭

這個動作很有趣



第一.你想看看自己走了多遠

第二.你會想自己是否該休息了

第三.此時的你,很容易被一些沿途的杜鵑花,畫眉鳥所吸引,甚至有可能去追尋

第四.追著追著,會不會就忘記攻頂了呢




不排除這些可能性



排除這些之後

你可能會發現

其實沒有必要回頭



因為那有可能

讓你轉移注意,倦怠,甚至放棄

鳥兒追著追著

你很有可能就下山了

事後發現山頂離自己越來越遠

然後就算了



算了



這個字眼也很有趣


第一.你會想攻其他的山頭(可能會比這座高,可能會比這座低,因人而異,結論是,你還是會想攻, 除非你出家)

第二.你就會開始去確定,你該去哪裡

第三.你很有可能會出現跟上一座山一樣的情況,又或著你真的攻上頂了

第四.你會想上一座山如果沒有回頭,是不是已經攻上山頂了呢(幻想看著不一樣的風景,過著不一樣的人生)

第五.你有可能會旋在這裡面,像瀑布底下的暗流一樣


以上的兩種選擇基本上並沒有對或不對

因為不管哪一座山

結局看起來好像又都一樣

只是堅持久的那一個

好像比較容易得到尊敬

所以人生結論是尊敬

好像也不完全



從以上的這些角度來看待人生

是變寬還是變窄






到底漏了些什麼









可以提醒我一下嗎
































以上.

1.22.2012

輸贏











輸贏表示

覺得你輸掉一些東西的同時

其實你也會贏到一些東西


同樣的


如果覺得你贏到一些東西的同時

你也會輸掉一些東西



差別只在於你認為的美好而已


那些美好


將會迎領你


前往某個方向



但前往的過程中

總是會有

這真的是我認為的美好嗎

的問題出現

這表示你的美好依然在帶領你前往某個方向



對嗎



如果對的話

其實你並沒有輸掉什麼



對嗎



如果錯的話

為什麼像這樣的賭局依然一直出現



如果輸得太多

原本看見的那個美好

依然會是那個美好嗎





真的嗎























.